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十狱塔

第四章 十狱塔

        硕大的广场上,沈万站在人群后排,浑身上下就像落满了苍蝇般,哪哪都不舒服。

        这都过了一多小时了,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看向前方。

        只有他,也不知道大家都在听什么,那表情一个比一个激昂。

        偷偷捶了捶自己的腿,又酸又麻,属实难受。

        高中三年好不容易熬过了恐怖的校长演讲,这大学门还没进呢,自己又跑到这儿来历练了。

        虽然当年校长贫是贫了点,但好赖能听到他讲的是什么。

        这可到好,四周寂静无声,完全得靠着别人的表情来脑补,无比煎熬。

        沈万脑子里想着,心里吐槽着,但身体还是得忍着。

        自己本就不是这里的人,万一被发现,光这里的弟子一人瞪他一眼,他都能被眼神活活瞪死。

        好在又过了不到二十分钟,只见大场上的所有弟子竟统一举起双手,大声喊道:

        “努力修炼!振我欠玄宗!”

        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沈万瞬间就精神了,是被吓精神的。

        开场来一次,现在又来一次,没给吓疯都算万幸。

        这哪是什么宗门大比的开场啊,这完全就是邪教组织的动员大会,这阵势,地球上所有的传销组织都加起来也不过如此了吧。

        沈万急忙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还好,没聋。

        再看前方,天上的三个黑点依然不见,人群也开始逐渐动了起来。

        “这是……完了?”

        扭头好奇的问了句,而身边早已没了竹千青的身影,四下寻找,竟看到她跟着一大波人向着外围挤去。

        “哎?哎?哎?怎么走了?”

        沈万扒拉开人群,跟上竹千青,竹千青感觉身后有人拽她,连忙回头。

        “啥情况啊?这就散场了?”

        看到是沈万,竹千青这才想起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刚入门的师兄呢。

        “对不起师兄,刚刚一时情急就把你给忘了。”

        有些羞愧的点了个礼,而沈万却摆了摆手道:

        “无碍无碍,咱这是干嘛去啊?”

        “去十狱塔试炼啊!”

        竹千青有些不解。

        “刚刚大长老不是说了嘛,难道师兄没听见?”

        “十狱塔试炼?哦哦哦,对对,我听见了”

        沈万赶紧撇开话茬子。

        “走,一起。”

        他哪听到那个黑点说了些什么,从头到尾连个屁都没听见,更别说十狱塔了。

        但看人群好像都在奔着同一个方向移动,那还犹豫啥?跟着走便是了。

        两人毕竟是因为晚到才站后排的,而十狱塔的方向却是在广场最里面,好半天才穿过石板路走出了广场。

        人群终于有所松缓,沈万揉了揉被挤的有些生疼的胳膊气道:

        “无组织无纪律,拥挤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竹千青有些汗颜,但还是应合道:

        “师兄说的对……”

        紧随人群,大概又走了一段路,沈万终于看到了那座所谓的十狱塔。

        十狱塔高入云霄,如果不是被青雾所覆盖,站在山门处应该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而再走近些,青雾散开,这宏伟的十狱塔才真正展现于眼前。

        高,这是真高啊。

        足有百层楼高。

        实话说,沈万在地球上还真没见过这么高的塔。

        塔下,众弟子各自分散,似乎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地方,很快,人群就被分割成了五批队伍。

        术法阁,锻器阁,印阵阁,灵符阁,神丹阁。

        五阁分开,身着蓝衣金纹的嫡传弟子全部站于队伍最前排,再后便是百强的白衣弟子,其次才是蓝衣的内门弟子。

        沈万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哪,索性跟着竹千青,她站哪自己就站哪。

        术法阁最末端,沈万垫着脚往前看。

        一米七五的身高在地球上就不算高,更别说在这里,仙界中两米多高的修士比比皆是。

        虽然人群被划分成五批,但每一阁的弟子仍旧很多,沈万费了好半天劲才在队伍的最前排看到了林不凡的……后脑勺。

        “师兄,你怎么……不站到前面去啊?”

        竹千青觉得奇怪,大场时是因为来晚了才站在的后排,但都到这里了,你一个嫡传弟子在我们内门弟子这里瞎凑什么份子?

        沈万摆了摆手,有些心虚。

        “懒得走了,就在这里吧,这里挺好。”

        此话一出,站于后排临近的几名弟子纷纷转头好奇的看了一眼,一见身后竟站着个师兄,立即转身行礼。

        “师兄好。”

        沈万被吓了一跳,怎么都叫我师兄?

        本以为竹千青是因为自己岁数大才这样称呼的,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

        仔细观察了一番才发现,原来穿的衣服不一样。

        卧槽,我他妈这个有花纹!

        察觉到问题所在,沈万的额头又见汗了。

        本想赶紧让这几个人把头转回去,可谁知,又有几名弟子的脑瓜子转向了他。

        见此,沈万赶紧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小声道:

        “闭嘴,全部把脑袋给我转回去!”

        几人闻听连忙回转身形,就连那些刚要转身的弟子也都将身子转了回去。

        那可是嫡传弟子,地位在那摆着呢,他们这些内门弟子可真不敢在嫡传弟子面前造次。

        见周围再次恢复平静,沈万这才将嗓子眼上的这口气给咽了下去。

        好悬,本来就是偷跑出来看热闹的,他可不想被别人看了热闹。

        在看看自己身上这身衣服,欲哭无泪,太他妈明显了……

        没办法,沈万只能偷偷的弯了弯膝盖,而身形也随之向下矮了一截。

        看着沈万那严肃的表情和奇怪的举动,竹千青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将嘴给闭上了。

        队伍最前排,林不凡拳头紧握,这是他入宗以来第二次参加十狱塔试炼,上一次,还是他无比风光的时候。

        那时的他,以年龄最小闯过第三狱的成绩成为了全宗焦点,但这,却已是七年前的事了。

        这么多年,同批弟子已经有很多人的修为都超过了他,而他,仍旧停留在凝神四段。

        原本一早被师父召唤,被问要不要参加这次的宗门大比时,他还很犹豫。

        自从那次晋级失败后,无论身心还是意志,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所以第二次的宗门大比,他选择了逃避。

        看着师父,林不凡只是嗯了一声,没有作答,而身为大长老的师父却无奈的轻叹一声,便随他去了。

        回来的路上,林不凡想了很多,最终他还是决定试一试,万一在试炼的强压下自己晋级了,也不是不可能。

        反正已经被沦为笑柄这么多年,即便再丢人还能丢到哪里去?

        死死的盯着十狱塔大门,林不凡眼神坚定。

        很快,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十狱塔巨大的铁门缓缓打开。

        门前五阁弟子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当守门人手里的彩旗挥起,那些弟子全部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十狱塔。

        这可是每三年一次的宗门大比,与每年的擂比是完全不一样的。

        能在大比中脱颖而出,定会成为整个宗门的焦点。

        到那时,大量的修炼资源也会源源不断的涌向自己,因此,每个人都将宗门大比当成了自己可以坐地化龙的直通道,没有人会不重视。

        很快,十狱塔前便空空如也,但也有数百名弟子原地没动。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转身离开,有些竟原地铺开毯子,开始摆放起大量的丹药灵符。

        竹千青随着人群早已进入塔中,而沈万却是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当然,沈万是一脸懵的。

        宗门大比?十狱塔?计划是什么?行动是什么?流程是什么?

        竹千青还在身边时,他是想问又不敢问,生怕被别人看出什么端倪。

        现在好了,塔前略显空旷的地面上,他一个身着金纹蓝衣的家伙,就跟傻逼一样的跟那站着。

        刚刚所有人都开始进塔时,他一个反应没跟上,就脱了节奏。

        现在好了,越不想什么就越来什么。

        周围没有进塔的弟子全部投来好奇的目光。

        普通内门弟子不敢也好,修为不够也罢,没去参加试炼都是很正常的,但你一个长老嫡传弟子好意思不去跟别人比划比划?

        别告诉我们你那是不屑,全是扯淡。

        沈万当然感受到了这些或质疑,或不解的目光。

        虽然额头的汗再一次冒了出来,但他还是故作镇定的抖了抖衣袖,尴尬的轻笑一声,随即便迈开有些发抖的腿,缓缓的向着十狱塔的大门走去。

        “妈蛋,只是想来看个热闹,没想要参加什么试炼啊?”

        沈万欲哭无泪。

        “算了,该被打死就不会被撞死,正反横竖都是死,大不了就进去看看。”

        当然,沈万心里的慌乱程度远远的超过了他自我安慰的力度。

        虽然步伐很是缓慢,但也很快便到了十狱塔大门前。

        脚步微顿,停在塔前,犹豫的看着眼前巨大的铁门仍旧有些不知所措。

        旁边的守门人见此却是皱了皱眉。

        “你是哪个长老的弟子?不打算参加十狱塔试炼了吗?”

        沈万一慌,张了张嘴还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的时候,守门人再次说道:

        “嫡传弟子要是不参加试炼就来我这里登个记,到时候让你师父来签个字,我也好上报给宗门。”

        “谁说我不参加了?我哪句话说不参加了?切!”

        沈万故作凛然的嘴角一撇,然后便继续迈着他那更加发软的双腿走进了十狱塔。

        “尼玛,我他妈知道我师父是谁?登个妹的记,这一登记老子不就露馅了?”

        沈万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开始疯狂吐口水,但他能怎么办?

        大不了先进塔,再找个没人的地方睡上一觉,等这所谓的试炼结束自己再出来不就完事了?那么多人,谁还有心关注他啊。

        守门人看着沈万的背影再次皱。

        宗门嫡传弟子就那么十几个,平时没事来十狱塔修炼的几乎都出现过,而这个人他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又是哪个长老新收的弟子?”

        守门人只是稍稍质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他不过是个守门人而已,那些高层的事可不是他有心就能去了解的。

        所以没再多想,身子向后一仰,躺在了身后的摇椅上,双眼一闭,开始等待起试炼的结束。

        wap.

        /129/129467/30151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