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记名弟子

第十七章 记名弟子

        一言终了,天玄子微垂眼眸,似有道不尽的伤感。

        一旁三人默不作声。

        沈万也知道此时不是胡乱插嘴的时候,看着眼前的老者,其实他真想出声安慰一下。

        半晌,天玄子轻叹一声,随即神色恢复如初。

        “这便是我的过往,也是我要托付给你们事情的原由。”

        沈万闻听连忙惊呼:

        “你……你不会是想让我们给你报仇吧?”

        此话一出连一旁的林不凡与竹千青都跟着紧张起来。

        虽然弄不懂这丹魂境是怎样的修为,但是被这样境界的一个人打伤,连眼前这个老头都需要一百三十年才能恢复。

        如若换了自己,人家一个屁还不得把自己崩的连渣都不剩?

        天玄子傻傻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怎么感觉这玩意这么自作动情呢?

        “你行吗?”

        “不行!”

        沈万果决。

        “那你紧张个屁?”

        天玄子没好气的嘲讽了一句。

        而沈万却是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先前答应老头的话说大了。

        当然,天玄子也不跟他一般计较。

        收回目光,摊开手,手中金光一闪,竟凭空多出一个木盒。

        此木盒呈椭圆状,盒上有着被掏空的雕纹,好似一个精美的蝈蝈笼。

        透过镂空,盒中竟漂浮着一簇淡蓝色的小火苗。

        “这是我妻子的本命火,火不灭,人未亡。”

        说罢,他再次看向三人,表情肃然。

        “我想让你们帮忙找到我的妻儿,代我捎个话。”

        沈万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这?只是带个话?”

        天玄子没有理他,目光自动绕过,看向一旁的林不凡与竹千青问道:

        “你们是谁先踏进这里的?”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伸手指向沈万。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哎!”

        又是一声轻叹。

        天玄子当年临终前曾窥探天机算过一卦。

        日后只有第一个踏入塔顶之人,便是能助他之人。

        但现如今……

        目光再次转向沈万。

        他都觉得自己当年是不是他妈算错了?

        看着老头带有疑虑的目光,沈万却是耸了耸肩。

        “别怀疑了,就是我。”

        如果让他报仇,沈万打死都不会答应,但是光带个话,这还不是简单至极?

        天玄子沉吟好久,这才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将木盒塞到沈万的手里说道:

        “那就麻烦小友了,没想到数百年后能踏入此地并助我之人,竟不是我欠玄宗弟子,这也许就是天命吧。”

        此话一出,三人均是一愣。

        “你咋知道我不是这里的弟子?”

        “宗是我建的,你是不是本宗弟子我还不知道吗?”

        “哦,那塔也是你建的,你咋不知道我是第一个进来的呢?”

        “……”

        天玄子攥紧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沈万见此连忙摆手道:

        “无碍无碍,这事就交给我吧,保证给你办的利利索索的。”

        话风转的贼快,生怕这老头一个没搂住再揍自己一顿。

        林不凡站在两人身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上前行礼道:

        “师祖,沈兄目前在宗内没有任何身份,如若就这样回去,我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天玄子闻听点了点头。

        确实,现在沈万在宗内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个闯入者。

        而自己又有求于他,多少应该给个身份才对。

        但对于这玩意到底是怎么进入到欠玄宗内的,天玄子懒得问,也不想管。

        他不过是一道意识分身,就算想管也没能力管的。

        再次看了眼沈万。

        十狱塔本就是只有宗内弟子才能进入,谁能想到终有一日会有外人也可踏足?

        还过分的第一个爬到了塔顶?

        这就让天玄子有些为难了。

        来回想了很久,最终还是长叹一声。

        “哎,罢了。”

        从袖兜中掏出一快玉牌,玉牌精美,上面刻有一个【玄】字。

        “这是……”

        见到此物,林不凡与竹千青都是一惊。

        他们可是从宗主与大长老的身上都见过此物。

        “这是身为我天玄子弟子的信物,我现在收你为记名弟子,这样等你入到宗内,便不会再有人去找你麻烦。”

        天玄子将玉牌递向沈万,只是语气怎么听都怎么觉得不乐意。

        但是没办法,唯一能给予身份的方式就只有这个了。

        身旁两人见此更为震惊。

        连忙轻移脚步来到沈万面前纷纷行礼道:

        “弟子拜见师叔!”

        沈万有些傻眼,合着啥也不用做还能长个辈分?

        接过玉牌,看着还挺好看。

        也看不出是冰种的还是玻璃种,反正挺透亮。

        只是在接过玉牌的一瞬,此玉牌竟发出了淡紫色的微光。

        眼见对方接过玉牌,天玄子双手背于身后,故作高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然而,啥也没等到。

        只见沈万将这块玉牌很随意的塞进了长袍内的裤兜里。

        牛仔裤的兜还是挺紧的,玉牌塞进去应该丢不了。

        装好玉牌,沈万再次看向眼前的老者。

        “好了,这样就可以走了吧?”

        天玄子的脸一下就黑了。

        如果他这一巴掌拍下去,算不算是史上最快清理门户的案例?

        林不凡站在一旁看出了端倪,连忙捅了捅沈万小声道:

        “沈……师叔,拜师啊……”

        沈万闻听这才恍然。

        再看天玄子,挺白一老头,脸色咋不对了呢?

        眼见暴风雨即将来临,沈万连忙跪拜在地,大声道:

        “弟子沈万,拜见师父!”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师父如父,可跪。

        天玄子见此,脸色这才有所好转。

        “起来吧,既然该做的事都做了,就速速出塔吧。”

        语气冷淡。

        说实在的,天玄子是多一分都不想再看到眼前这个家伙。

        沈万站起身,笑容满面。

        白捡一便宜师父,还是一宗之主,这后台,绝了。

        随后三人按照天玄子的指引来到一间小屋内。

        小屋不大,但地上建有一座大约二十厘米高的石台。

        石台身雕三龙三凤,相互缠绕,每一只龙凤头顶都镶有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石。

        那是灵石,当然,沈万没见过。

        “这是传送台,你三人从这里出塔吧。”

        天玄子站于屋外说道。

        林不凡与竹千青都使用过传送阵,所以对此并不奇怪。

        随着老者的话音,两人先后踏上了传送台。

        沈万还在欣赏着台上的雕纹与宝石,见两人都走了上去,自己也不好再耽搁,也跟着站了上去。

        见三人站好,天玄子快速打出一道法决。

        随即,传送台上的灵石开始泛起淡淡蓝光。

        石台运转,一道光幕升起将三人笼罩,霎时间,林不凡与竹千青的身影便从传送台上消失了。

        眼见身边两人瞬间消失,而沈万却站在台上一动没动。

        当然,他并不好奇。

        一看这玩意就是灵力运转的,所以他能被传出去才有鬼了。

        但天玄子他不知道啊。

        老头有点懵,仔细看了看传送台。

        几块灵石都相继暗淡了不少,而且台子也没出现什么破损,这就奇怪了。

        再次打出一道法决,又是一道光幕升起,沈万站在原地,稳如泰山。

        几块灵石纷纷碎裂,两次传送就耗去了灵石内的所有灵力。

        看着眼前这个混账弟子,天玄子无言以对。

        沈万也是有些尴尬,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当然,也不能解释,所以只能喏喏的说道:

        “那个……师父,我还是溜达下去吧。”

        “……”

        哐当一声,十狱塔塔顶天玄子屋舍的石门紧紧关闭。

        沈万站在门外,总感觉自己是被轰出来的。

        “我就说这老头小气吧。”

        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

        转过身,看着眼前熟悉而又空旷的大厅,沈万欲哭无泪。

        这破塔虽有十层,但按高度来算也有一百多层的样子。

        想想就头皮发麻。

        而就当他万般无奈却只能选择前行时,视线中竟出现了一道人影。

        第十狱阻隔狱。

        云舒耗尽全力终于击碎了第一道石墙。

        疲惫的她开始原地打坐,但心中却有着一道希望之火正在熊熊燃烧。

        终于踏足到最后一狱。

        虽然石墙坚硬无比,但既然自己能击碎第一道,那后面的无外乎就是费点时间与灵药罢了。

        “我云舒将会成为欠玄宗第一个踏入塔顶之人!”

        一道强烈的意念在心中升起,她虽不功利但极为好强。

        所以在她眼中根本没有第二之说。

        “嗒嗒嗒……”

        一阵随意的脚步声传来,以为自己听错了,云舒还是微微的睁开了眼眸。

        不远处,一道人影从塔内缓缓走来。

        而他身后,还拉着一道长长的……

        火星子……

        wap.

        /129/129467/30151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