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雷云离火

第十九章 雷云离火

        一路向下,沈万呼哧带喘。

        再配合着身后的火星子,看的塔内还在奋力前行的零散弟子是目瞪口呆。

        这与天女下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连走带歇,终于,可算回到了第一层。

        想想自己连进这破塔都是个意外,不过一天时间就跟做梦一样。

        要是再来一回,他是打死都不愿意再进来了。

        大门近在咫尺,曙光就在眼前,似乎体内再次泛起无穷动力。

        大踏步向前,临近,走出,一气呵成。

        耀眼的阳光铺撒在脸上……真他妈晒……

        沈万无语,这个世界的白天这么长吗?

        本以为外面天都黑了,这样自己想偷偷溜走应该会很隐蔽。

        现在倒好,大日当空,无处躲藏啊。

        余光扫了眼四周,至少身边没人,哈下腰便打算顺着塔边的墙根溜走。

        突然,感觉脖子一凉。

        只见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刃竟抵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云舒眼中没有一丝情感,她盯着沈万的眼睛,声音低沉。

        “一周后,比练台,生死战。”

        话落,收剑,转身,一跃而起。

        跃过场内众人,消失于空中。

        干净利索。

        动了动眼珠子,沈万有点懵。

        剑抵在脖子上的时候确实吓了一跳,但对方动作很快,沈万都没来得及颤抖。

        即便如此,他却有一点很是无语。

        “这丫头这么快就出来了?怎么比我还快?”

        虽然无灵境确实与众不同,至少同比于这个界面。

        但一看对方说瞬移就瞬移,说飞走就飞走,自己却还要累死累活的爬上爬下。

        身为一个男人,谁不想飞檐走壁,仗剑天涯?

        一想到此,在看看远方那个消失的身影。

        沈万特想和梦里的那个人影好好聊聊,能不能换个境玩玩。

        心里这么想着,略显愁然。

        突然心中一悸,挑起眼皮,竟发现面前有着一万多条目光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卧槽!什么情况?”

        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三步,十狱塔门前是黑压压一片。

        大长老魏真眉头微蹙。

        发现对面竟站着一个陌生的面孔,关键还穿着他术法阁亲传弟子的衣衫。

        不知道云舒和这个人是什么关系,但对方的这身衣服却把老头的思维给带偏了。

        莫名其妙多出个徒弟,老头脑子有点没转过弯来。

        “我何时收了个这么个玩意?”

        于颜长老向前轻踏一步来到魏真身边低声道:

        “此子并不是我欠玄宗弟子,身份可疑。”

        魏真闻听这才恍然,差点就被这身衣服给唬了。

        回过神的他也散出神识仔细探查了一番沈万,只是收回的神识并没有带回任何信息。

        “不知是否佩戴了隐藏修为的法宝,但十狱塔是有修为限制的,既然这小子是从塔内走出,那他的修为不过凝神而已。”

        魏真非常笃定的说道。

        众长老纷纷点头。

        但一个不过凝神境的小子是如何进入到宗内的?

        要知道宗门禁制连丹魂境修士想要破除都要费一番周章,这小子难道是禁制天师?

        刚想到此,众人连忙又将这个念头给打散了。

        凝神期的禁制天师?玩呢?禁制师也是需要一定修为来支撑的,没个金丹打底,谁到的了天师?

        此时,魏真却是冷哼一声。

        “管他是谁,灭了便是!”。

        眼中泛起一丝杀气,一步向前跨出十余米,直接站到了人群的最前端。

        众长老好似被解惑了一般,刚刚的疑惑险些乱了心智。

        有大长老的一声冷哼,却将众人唤醒,这才纷纷站稳身形,似有怨气的看向沈万。

        当然,沈万很无辜,因为他啥也没干……

        大长老魏真气沉丹田,一股灵力勃然而发。

        一手背于身后,一手化掌在胯边一扭,一团火焰便瞬间出现于掌中。

        “不管你是谁,但胆敢闯我欠玄宗者,死!”

        声音空明,震慑天地。

        见一老者在与自己说话,沈万可不敢怠慢。

        主要是这老头一看就是个大佬级人物,这要是一声令下,那都不是群殴了,那叫鞭尸。

        “我叫沈万,我……我是……”

        一着急,竟忘了自己那个便宜老师叫啥名字了。

        正在他有些心急的时候,突然看到高塔右侧有着一尊十余米高的白玉石像。

        正是天玄子的雕像。

        一见此像,沈万连忙伸手指去大声喊道:

        “我是他徒弟!是自己人!”

        “放肆!”

        魏真一见此人竟对着师尊的雕像指指点点,怒从心起,根本就没理会对方说的话,手中火焰再次膨胀了一倍有余。

        手腕一抖,一团巨焰直奔沈万而去。

        强大的威压从魏真的体内爆开。

        相邻较近的一些弟子只感觉身体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冲击,要不是其他几位长老挥袖打散了这股威压,他们都险些被震飞出去。

        就这,体内灵海都是一顿翻涌,连忙打出法决按在胸口,这才将心神稳住。

        “此子必死!”

        所有感受到大长老怒气的弟子也都能感受到那股杀气。

        大长老魏真,金丹中期高手,而对方呢?

        修为不过凝神,这要是被打中,不说灰飞烟灭,至少也是连渣都不剩了。

        火焰袭来,全面将沈万吞没。

        人群中的林不凡与竹千青同时心头一紧。

        由于大长老速度太快,俩人根本来不及提醒,只能一人握拳,一人闭眼,不敢去看。

        一击命中,魏真大袖一甩背于身后,连看都不再多看一眼。

        刚想吩咐人去处理后事,却感觉那团火焰并没有如期爆裂,却像是被一泡尿浇灭了一般,特别委屈的……熄灭了。

        “嗯?”

        眉头微蹙,转眼看去。

        只见唯一剩下的几簇小火苗在地上一阵蠕动,然后便随风而逝。

        沈万站在当中,傻傻的看向他。

        不,是看傻子一样的看向他……

        “这老头啥意思?原来不是要下令让别人围殴我?吓死宝宝了。”

        一见对方对自己打了个手势,还以为在给身后的人下令。

        看来是自己理解错了。

        连忙拍了拍胸口,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便掀起长衫,想去牛仔裤的裤兜里掏那块玉牌。

        毕竟那可是天玄子记名弟子的信物,估计这老头看一眼应该能认出来。

        可是牛仔裤的裤兜实在太紧了。

        手伸进去刚用两根手指夹住玉牌,却只见对面那个老头竟腾空而起。

        魏真只感觉脸颊发烫。

        自己堂堂金丹境强者,对于一个似乎连凝神修为都不及的小子,竟然一击未灭,丢人啊!

        其他众长老也是眉头紧皱,很难理解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魏真此时已飘于空中,衣襟无风自动,长长的白色发丝在空中狂舞。

        很明显,他怒了。

        “雷云离火!”

        双手在胸前舞动,手如残影,如千万轨迹融为一道,最终化为一团黑色光球浮于右掌。

        此球的能量堪比恐怖,上面布满了黑色雷丝。

        “这……这是……”

        下方的众人纷纷惊骇。

        众长老也同时打出一道道防护术法,将身后的弟子团团围住。

        生怕魏真术法的余波会伤及到他们。

        “大长老这是疯了?那可是天阶术法!”

        “宗门会天阶术法的算上掌门一共才三人,没想到今天竟有幸能见识到天阶术法的威力。”

        “那家伙何德何能需要大长老用此等术法来灭杀?我估计光那恐怖的威压就能让他灰飞烟灭了。”

        “大长老急眼了,你们看,脸黑红黑红的。”

        “嘘,你想死啊?”

        “……”

        数万弟子议论纷纷,声音此起彼伏。

        五长老夜平眼神冰冷,抬起手对着身后众弟子猛的向下一按,一股强大的威压便震慑了全场。

        感受到此威压的弟子们纷纷心悸,瞬间闭声,没一人敢再出声。

        再看大长老魏真,胡子横飞,那脸确实黑红黑红的。

        蓄力完毕,手中的黑色光球似有爆裂的迹象。

        突然,一声怒吼,随即,那黑色光球便直奔沈万而去。

        光球呲着雷花噼啪作响。

        所过之处,连空气都像是被点燃了一般,泛起一道道黑色残雾。

        眨眼间,便是“轰”的一声巨响。

        不偏不倚,光球在以沈万为中心的地方轰然爆开。

        方圆百米内竟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一扇扇涟漪向外翻滚,卷起的碎石瞬间被抨击成了粉末。

        还好长老们早有防范,身后的弟子并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而身为藏仙殿管事的云颜长老此时却很无奈。

        那地砖可都是天云石所制,这一下,估计得毁掉十之一二了,肉疼啊。

        当然,魏真可没想这么多。

        而且关于宗内修建这样的琐事也不需要他来操心。

        他现在操心的,只有下面那个家伙的死活。

        终于,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那强大的威波才逐渐消散。

        随着掀起的烟尘淡去,场内被轰击的地方也渐渐的清晰起来。

        此时的那个地方,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坑内还在弥漫着未散去的烟尘,极其骇然。

        场内众人屏气凝神,死死的盯向那里。

        而坑内。

        正中央的地方竟莫名其妙有一块地方没有被摧毁,直径大约一米左右。

        现在犹如一根立柱般矗立在深坑当中。

        而那高耸的立柱之上,沈万终于将那个块玉牌给掏出来了。

        wap.

        /129/129467/30151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