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九长老

第二十一章 九长老

        议事厅内,众长老纷纷落座。

        也不知道谁在哪找了把小凳子,沈万就只能凑合着坐在了魏真身边。

        温柔的看了眼身旁这个小师弟。

        谁曾想这小子竟一点修为都没有,原来一直都是师父留给他的这块玉牌在保护着他。

        魏真也是庆幸,就刚刚还好没有把他带走。

        虽然那并不是什么空间术法,只是简单的瞬间爆发速度的移动术法而已。

        但即便如此,一个普通人在如此高强度的速度下也必然会被撕的粉碎。

        当然,只有沈万自己清楚。

        他的身体是不准许别人运用灵力来左右的。

        所以没办法,魏真只好又跑了一趟,徒步将沈万接到了这里。

        仔细的向大家阐述了始末缘由,众长老这才恍然。

        相互对视了一眼便起身向着沈万一一行礼。

        毕竟沈万是开山师祖的记名弟子。

        在仙界,辈分之说是很严谨的一件事。

        亲传大于普通,普通大于记名,而外门与内门虽说也是弟子,但传统意义上来说应该称之为学子。

        所以无论在内门有多妖孽,在记名弟子面前也只能低上一头。

        在座的八大长老除了大长老魏真是天玄子的亲传弟子外,其余的都是当年实力比较强的内门弟子。

        他们留下来为宗门效力百年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当然,长老是长老,弟子是弟子。

        所以他们在沈万面前也不得不称他一声师兄。

        见七个老人对自己行礼还叫自己师兄,沈万噌的一下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卧槽!我不应该是师弟吗?你们怎么都叫我师兄?”

        在地球时,沈万有个小他十几岁的舅舅,这辈分他还是分得清的,那毕竟差着辈儿呢。

        但现在平辈论长幼,他就有点抓瞎了。

        “呵呵,你是恩师认定的徒弟,虽然只是记名,那也是徒弟。”

        魏真笑呵呵的站起身。

        随口解释了一句后便对着众长老笑道:

        “好了,都落座吧,现在我们来商讨一下如何安顿我这个师弟。”

        “呃?这就解释完了?但我还是不懂啊。”

        心中念叨了一句,但这师兄的话题好像已经发展到下一步了。

        没办法,虽然心中不解但也只能先坐回到自己的凳子上。

        接下来便是魏真给沈万一一介绍了各长老。

        相互了解了一番后,感觉之间的关系也似乎近了少许。

        这个感觉很微妙。

        但是,看着眼前一个个老者。

        显得最年轻的也跟自己老妈差不多了。

        让他们叫自己师兄,沈万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要是真让他知道,在坐最小的都有三百多岁,那沈万估计连死的心都有了。

        终于,经过大家的一顿商讨,最终赋予了沈万第九长老的身份,并在术法阁地界分了一套府邸给他。

        当然,这也只是个虚位。

        毕竟沈万没有任何修为。

        所以众长老都准备从自己兜里抽出一些资源给他,看看这个小师兄有没有修炼天赋。

        如果资质平平,那就当个活宝养在宗内便可。

        一锤定音,沈万啥也没干,就被这帮老头老太太给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夜已临近,天色逐渐转暗。

        热闹的欠玄宗也变得安静下来。

        沈万躺在自己府邸内的床榻上,脑子里跟过电影一般奇妙。

        只是一天一宿,自己不但混了个宅子,还混了个高层。

        不得不说,天玄子这个后台是真他妈硬。

        另一个层面。

        也许是对于无灵境者的未知。

        所以,哪怕肆无忌惮的折腾了一天,他身上的这层内幕还是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再想到自己师兄所砸出的那个深坑,沈万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看来以后不能再这么嘚瑟了,还是低调点好。”

        这层软肋可不能被发现,沈万是越想越怕。

        最终决定,既然自己无法修炼,那就好好练练筋骨。

        至少在物理攻击力上要多加一些素质点才行。

        “那就从明早开始,锻炼身体!”

        感觉自己下了一个很厉害的决定,随即两眼一闭,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一天的折腾总算落下了帷幕。

        第二日清晨。

        天刚见亮,沈万便很自然的睁开了双眼。

        伸了个懒腰,感觉精神十足。

        扫了一眼窗外,心中有些感慨。

        “这边的天可真长,这要是在地球,一觉怎么不得睡到下午见?”

        不由得又想到了家中的父母,一股悲凉涌入心底。

        伤感,来的如此措手不及。

        狠狠的用凉水洗了把脸,真是既来之则安之,不安之还能咋地?

        一早便对自己一顿的自我安慰。

        天逐渐大亮后,这心情才算好了几分。

        想起昨晚的决定,来到院中准备打一套军体拳先练练手。

        军体拳一套十六个动作,除了前三个基本上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还好,备用的广播体操此时却是缓解了自己些许尴尬。

        嘴里哼哼着广播体操的调调,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估计沈万这高中三年都没这次做的认真。

        锻炼完毕,洗漱完毕,穿戴完毕。

        接下来,可以出门搞事情了……溜达溜达了。

        哐啷一声拉开门栓,打开门,原本安静的院子瞬间变得吵杂起来。

        门外,呼啦啦一群人,这场景似曾相识。

        “哎呀我去,这个宗门的人都这么闲吗?天天开大会啊?”

        沈万看着门外三五成群的样子,还以为时间又回到了昨天。

        “三姐三姐,听说了吗?这次十狱塔有人爬到塔顶了。”

        “传言吧?据说开宗到现在还没有一人上过塔顶的。”

        “不知道,反正从昨天晚上开始这事就传开了。”

        “哎,印阵阁的人真是孤陋寡闻。”

        “你说谁呢?!”

        “说谁呢自己听不出来吗?一会排名出来你们就知道了,我们神丹阁的凌菲师姐可是拿了第五呢。”

        “第五名很了不起吗?”

        “哈哈,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印阵阁赵老二他哥也才拿了第六名。”

        “不就差一名吗?有什么好神气的,小心我们赵师兄知道了,就你们这几个嘴欠的,一个个给你们打回去。”

        “来啊,怕你们不成?我们爽哥早就等着要报上次擂比的仇了。”

        “哼!爽大炮上次挨打还没挨够吗?”

        “别耍嘴皮子,有本事俩阁约一架!”

        “怕你不成?!”

        “快看快看,神丹阁和印阵阁又吵起来了。”

        “习惯了,习惯了。”

        “……”

        这场景和昨天,简直一毛一样。

        赵老二和爽大炮这俩人,还真他妈出名。

        沈万感觉听了个乐,站在原地不自觉的嘿嘿傻笑了两声。

        听到的人纷纷侧头。

        当看到沈万后不由的一愣,随即连忙行起了拜礼。

        “弟子拜见九长老。”

        声音此起彼伏,有些杂乱。

        沈万也是愣住了,

        “卧槽?这么快吗?一晚上就知道我升职了?”

        他是不知道,昨天在十狱塔门前发生的事,宗门上下大部分人可都看见了。

        再加上各阁阁主回去后便将他的身份与信息传达了下去。

        所以这些内门弟子一见到他便认了出来。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这一身只有长老才有资格穿的黑衣长衫。

        而此时,不明所以的沈万见此也只能对着众人摆了摆手。

        示意他们免礼平身,哈哈哈哈。

        这逼装的可真舒服,

        “咦?为什么要说装呢?现在自己可是真的……咳咳……”

        沈万自己差点就把自己给装进去了。

        突然,余光中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

        只见莲代樱站在人群中正恶狠狠的盯着他。

        “怎么又是她?”

        沈万是一阵无语。

        感觉这丫头是魔鬼吗?阴魂不散的。

        可莲代樱一见沈万将视线对准了自己,眼神中的杀气更是浓郁了几分。

        沈万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生怕这丫头一个没搂住再上来咬自己两口。

        但又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连忙直起身挺了挺胸膛。

        还特意将身上这件黑衫抻了抻。

        莲代樱见此牙根咬得嘎吱作响。

        看着对方挑衅的眼神,总感觉对方再说:

        “你过来呀!”

        “哼!”

        狠狠的哼了一声,随即以最快速度冲着沈万行了个拜礼,然后便直接钻入到人群中扬长而去。

        “呃……”

        这次轮到沈万不会了。

        “这丫头,没礼貌,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

        以自己可闻的声音放了句狠话,视线中再次捕捉到一小只更加熟悉的身影。

        林不凡正慢悠悠的随着人群向前踱步,看样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林贤弟,林贤弟。”

        脚步微顿,声音不大,但能很清楚的听到有人在叫他。

        随着声音寻去,只见沈万正对着他不停的挥手。

        “沈……九长老?”

        见此,林不凡连忙小跑到沈万身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弟子拜见九长老。”

        “你这家伙。”

        沈万伸手一楼这家伙的脖根子,顺势便拽进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哐的一声大门紧闭,见此的弟子们纷纷驻足夺目。

        “九长老……好这口?”

        wap.

        /129/129467/30151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