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听云湖下

第三十章 听云湖下

        听云涧内。

        九子互隔距离,各自打坐漂浮于听云湖上。

        竹千青与林不凡却是挨的很近,两人早已进入到入定状态。

        身上有淡淡的气雾飘出,心境,气场,融为一体。

        听云湖很是神奇,只要你踏足到湖面之上,就像是被一只大手托住一般,根本粘不到一丁点水面。

        所以这些有资格进入到这里的弟子才会漂在湖面上打坐修炼。

        但说起听云湖,却不得不提一句它的神秘来历。

        话说,当年天玄子返回谷地大陆疗伤之际,无意中发现了这片湖水的存在。

        此地灵气浓密,并且可以连接天外,这让天玄子大惊。

        为了不让外人发现,他便在此大范围释放了极强的禁制,可在释放禁制之时,却发现这里有很多地方竟然无法安插。

        为此,天玄子开始仔细的探查起此地。

        这不探不要紧,一探之下竟让他发现了惊天大秘密。

        原来此地不光是存在这片湖水这么简单,这里竟还是一只上古魂兽的埋骨之地。

        暗影朱雀,上古十大魂兽之一。

        与埋葬于峰云大陆噬魂谷的不死神龟是同一个级别的魂兽,只是体型上却是小了很多。

        在天玄子还没有入道之前,这里曾是谷地禁地。

        方圆万里常年被死气所围绕,几乎是修士的死亡禁区。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数百年时间,这里的死气竟荡然无存。

        取而代之的,却是浓郁无比的灵气。

        这让天玄子百思不得其解。

        而在往后的一段日子里,也终于探出了究竟。

        原来死气消失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这片神秘的湖水。

        也就是在这湖水之下,竟有着一块来自天外的神物。

        不知是否是因此物的存在,天玄子竟然无法潜入到湖中,即使他费劲手段也毫无办法,只能站于湖面之上。

        所以,湖内到底有着怎样的神物他一无所知。

        但他却因此推断出,暗影朱雀能身葬于此,就是因为吞噬了这件天外神物所致。

        所以,为了能将此地据为己有,他便就地开宗立派,建立了欠玄宗。

        而暗影朱雀在魂化之前,被古人称之为听云雀。

        所以,天玄子才命名此湖为听云湖,此地为听云涧。

        而听云涧的位置便在暗影朱雀小肚子的位置,也就是欠玄宗内山的地方。

        这件事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起,即使是他的亲传弟子。

        话风转回。

        沈万跟着曲长老绕着小路,穿过后山茂密的树林后终于到达了听云涧。

        看着眼前不大的一篇湖泊,沈万咂了咂嘴,就这破地方,没人带路还真他妈找不着。

        曲长老认真的与其说了一些关于听云涧内的注意事项后,便让他自己进入其中。

        随后转身,再次没入到了树林中。

        抬眼瞭望了一下,看到那些弟子都在湖面上打坐,当然也看到了竹千青与林不凡的身影。

        他也不想过去打搅他们,毕竟自己能进入到这里,在宗内也是引起了不小的非议。

        虽然他们并不敢明面喷自己,但自找无趣这事,沈万闲的才会去做。

        为此,他并没有往前再多走一步。

        就地一拐,直接来到了听云湖最边缘的地方。

        看着清澈见底的湖水,里面别说一条鱼了,连一根水草都没有。

        满眼看到的都是黑乎乎的石头。

        也不知道这听云湖有啥神奇的,反正在他看来,跟普通的湖水一般无二。

        想想那些在这里修炼的弟子,他们都是有修为的,所以能漂浮在湖面上修炼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但自己却是个实打实的凡人,但且这水再深点,自己都有被淹死的可能。

        为此,沈万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下水装装样子。

        谁知道那个年纪比自己还大的小师妹是否在暗中观察。

        褪去身上的衣物,甚至包括那已经脱了色的牛仔裤,只留了个小裤头。

        生怕远处的弟子窥探到他精美的身材,一猛子便扎到了湖水之中。

        可刚一进去,沈万差点没一个鲤鱼跃龙门再次蹿出来。

        这水可太他妈凉了。

        激的他瞬间便在湖中打起了哆嗦,牙齿也在不停的咯吱咯吱作响。

        好在身体素质好,应了那句老话,小小子睡炕头,全凭火力壮。

        只是少许时间,他便适应了水中的温度。

        湖水并不太深,也就刚刚到了沈万的胸口处,但这毕竟是站着,要真让他盘膝打坐,出不了三分钟,自己准漂。

        四下扫了几眼,发现再往里一点似乎有个凸出来的地方,感觉那里应该可以坐的下。

        顶着水中的阻力,沈万一点一点的向着凸出来的地方慢慢移动。

        虽然动作不快,但也很轻松到了地方,也没多想,再次迈步向前。

        这一迈,只感觉脚下一空,然后心里便是咯噔一下。

        “卧槽!水影折射,这尼玛是个坑……咕噜咕噜咕噜……”

        然后,随着声音戛然而止,沈万的身体直接便没入到了湖水之中。

        伴随着湖面一道微妙的漩涡,一股强大的吸力拉着沈万的身体一路向下,任凭他如何挣扎也根本无济于事。

        连忙屏住呼吸,虽然连灌了好几口水,但好在嘴里还存着一口气,顶着这口气,沈万欲哭无泪。

        “妈了个拽屁屁的,老子这哪是来修炼的,这尼玛是来送命的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随着最后一口气被逐渐消化,一股气流只冲脑门,而脑中仅存的一点氧气也被瓦解的分崩离析。

        随即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黑暗中,原本的寂静被一声轻咳所打破。

        “咕……咕……咕……”

        嘴中不停的往外喷着水,沈万的意识也终于有了些恢复。

        微微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

        不知道自己此时在什么地方,只感觉脑中一阵眩晕,伴随着针扎般的疼痛,硬是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随着意识越来越清晰,沈万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单手撑地,慢慢的坐起了身。

        这里并不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很快,便适应了黑暗中环境。

        虽然仍旧很暗,但还是能大致看清了些许。

        这里似乎是一个空穴,即使看不清全貌,但稍微有点动静都能听到那空旷的回音。

        很明显,这里并不大。

        而神奇的是,不远处的洞壁上竟然附加着一层淡淡的水膜,水膜荡着微弱的涟漪,让人感觉这洞壁似乎在蠕动一般。

        也许是这些水膜相互折射的缘故,才让这里并不会显得很黑。

        沈万站起身,有些蹒跚的来到了最近的洞壁旁。

        伸出手透过水膜能摸到坚硬的石壁。

        也不知道这层水膜是如何附在这些石壁上的,反正在沈万看来,很新鲜。

        抬头看去,洞很高,而自己刚刚起身的地方,向上所正对的位置却有着一个很大的窟窿。

        想必自己就是从那个地方掉下来的。

        怪不得感觉自己的后腰还在隐隐作痛,这么高,没摔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这不完犊子了嘛,这么高,我咋上去啊?”

        目测这个高度也得有个七八米高,就算只有三米,沈万也爬不上去。

        摸了摸后背,黑刀还在,但即使加上黑刀的长度,也完全够不到洞顶上的窟窿。

        有些担忧的四下环视了一番,如果这里没有另外的出口,那自己基本上就要葬身于此了。

        “这一天天的,咋啥事都能让我赶上?不知道师兄能不能找到我……”

        “呃……”

        一想到上午的事,再去指望自己这个便宜师兄那可真是见了鬼了。

        连地面上都找不到自己,何况这地下了。

        渐渐的,沈万的心里便泛起了一丝担忧。

        但,虽然心里有些慌乱,可还到不了那种被逼到万念俱灰的地步。

        顺着墙壁一路摸索,感觉口有点渴,就贴着石壁舔几口。

        好在这里不缺水,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视线昏昏暗暗,除了临近几米的地方还能看个大概,再往前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洞穴虽然不大,但好像很长的样子,沈万走了老半天都没走到洞壁的拐角。

        心里越来越低沉,可就在此时,手中突然一空,一只手臂竟一下子从黑乎乎的洞壁处杵了进去。

        心中一喜,连忙向前一阵摸,终于在大约一米多距离后再次摸到了洞壁。

        这明显是一个洞道,也让沈万心里顿时有了一种绝地逢生的感觉。

        本想顺着这条洞道钻进去,但转念一想,万一这只是个死胡同怎么办?

        他可不想在来一次突然绝望的感觉。

        为此,沈万便打算先将这里仔细摸索一遍再说,万一还有其他洞道,那自己即使钻进了死胡同,也有再次折返的希望与动力。

        然后,认真的记下了这条洞道的位置,摸索着石壁继续向前走去。

        时间一点点流逝,但在这静的有些可怕的洞穴内根本感觉不到。

        终于,沈万停下了脚步,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洞内昏暗的映衬,反正此时的他眼神是恍惚的,是迷茫的,是没有色彩的。

        “尼玛……这都一百多个洞了……老子到底钻哪条啊?”

        随着绝地逢生的希望越来越大,沈万心里的草泥马也在快速的繁殖着……

        wap.

        /129/129467/30151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