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一茬接着一茬

第三十三章 一茬接着一茬

        洞穴内,沈万甩得胳膊生疼,但水晶蘑菇仍旧死死的黏在他的手心上。

        大口的喘着粗气,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的念头。

        看着手掌上的蘑菇,虽然它只是黏在自己手心上,但似乎并没有对身体产生任何作用。

        难不成自己要粘着这玩意过一辈子?

        想想别人身上,有长痦子的,有长瘊子的,而自己呢,长了个蘑菇,还他妈是水晶的……

        沈万有些无奈。

        气息渐渐恢复平稳,原本有些发冷的身体此时也因为剧烈运动而缓和了许多。

        “哎,如果还有机会出去,估计师兄会有办法吧。”

        望了望黑黝黝的洞穴,再次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似乎是想多了。

        手掌上的水晶蘑菇那淡蓝色的光晕仍旧耀眼。

        抬起手臂照了照四周,像个手电筒。

        只是它并不聚光,虽然很亮,但照到的地方像是布着一层白雾一般,模模糊糊的。

        这也许就是苦中取乐,沈万举着手,竟开始在这昏暗的洞穴内闲逛起来。

        绝望中的自娱自乐,至少比胡思乱想要强。

        至少现在还是很想得开的,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横竖都不能闲死。

        绕着石壁慢慢踱步,淡蓝色的光晕照向水膜折射出无数光影,那光影妖娆蠕动,十分好看。

        沈万觉得很有意思,开始不停的摆动起手臂。

        一会伸近一些,一会又将手臂拉远,那些光影跟着他的动作也在产生着不同的变化。

        可才玩了几次就觉得没意思了。

        挑了挑眉,这次沈万竟直接将手掌伸进了水膜之中。

        只是手掌没入水膜的一刹那,整个洞穴就像是被关了灯一般,瞬间通黑。

        光还在,但却只在水膜内散发,而洞穴中已然没了哪怕一丝光亮。

        水膜内,水膜外,犹如两个世界,中间被一刀斩断,不再有任何关联。

        突然的变化,吓了沈万一跳,紧接着,他便又目瞪口呆起来。

        因为那淡蓝色的光晕进入水膜后,竟开始快速散开,速度很快,只是眨眼间便布满了洞穴内所有石壁。

        而光只在石壁的水膜内徘徊,哪怕已经充满了整个洞壁,但也并没有将洞穴内部的空间照亮半分。

        沈万兴趣大起,他可从来没见过这样奇异的景象。

        下意识的想要收回手,打算绕着洞穴欣赏一番。

        随即,身形一转,胳膊也很随意的用了下力。

        但……。

        身体竟微妙的被弹了一下,然后再次回到了原地。

        手,没出来。

        心中一凛,又稍稍加了分力,肩膀倒是向后抽了一下,可自己的右手仍旧纹丝不动的在水膜中没有被拔出。

        “卧槽!啥情况?”

        沈万脑子有些懵,动了动手指,并不受阻,依旧能动。

        然后再次使劲向外抽了几下,臂膀连接处的拉伸感很明显,可自己的手就是拔不出来。

        “我尼玛,又来?”

        这一天天的,一茬接着一茬!还没完没了了。

        伸出左手想去攥右手的手腕,但怕左手也插入其中,跟右手一样被一刀切了,那可就更完蛋了。

        不敢碰触到水膜,小心翼翼的攥着右手手腕靠里一点的位置,这才开始死命的用力往外拔。

        可无论他怎么使劲,自己的右手仍旧在里面逍遥自在,就是不出来。

        一连拔了十来分钟,手腕已经被攥的通红。

        徒劳半天,屁用没有。

        “呼呼呼……这下是真的完犊子了……”

        一股无力感涌入心头,委屈的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从进入到这个洞穴开始,这种意想不到的事就没停过。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破地方修炼,修炼又修炼不了,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嘛。

        这就好比一个死胡同,自己还傻乎乎的往里钻。

        可胡同越钻越窄,越钻越窄,到最后连掉头的空间都没了。

        沈万深深的叹了口气,身体一瘫,膝盖也随之弯了下去,可手腕掉在半空,他连跪都跪不下去。

        “还是听天由命吧。”

        绝望已然变成无奈,估计自己再怎么折腾也无济于事,如果还有生机,那就希望自己的师兄可以找到自己吧。

        全当是最后的自我安慰,沈万的思绪也渐渐归于平静。

        或是这一天体力消耗过大,他早已累的筋疲力尽。

        眼睛一闭,虽然姿势有些难受,但还是不知不觉中将身体贴到了石壁上。

        水膜很凉,沈万这才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右手抽不出来,而是那块水晶蘑菇进去后就没打算再出来。

        因为他半张脸浸泡进水膜后,稍稍调整了下角度,鼻孔便很轻松的露出了水面。

        自嘲的一笑,呼着气,疲惫的身躯也有了一丝放松。

        渐渐的,一股睡意袭来,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深深的打了个哈欠,思绪便开始向着另一个空间转移。

        然后……

        沈万便觉得自己的右手有些痒。

        然后……

        越来越痒,越来越痒,越来越痒……

        原本的睡意一下就清醒了,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挠自己的手心。

        可这不挠不要紧,一挠之下,手指的触感处,竟感觉到那块水晶蘑菇在微微的蠕动。

        而右手手心内,一股伸缩的紧绷感油然而生。

        那颗水晶蘑菇,竟然再往沈万的手心里钻。

        “我我我我……”

        沈万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连忙用手去抠那块水晶蘑菇。

        可那玩意贴得太紧,根本就抠不动。

        正当他慌不择路时,另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吓得他直接哑口当场。

        只见四周石壁上,原本鲜亮的光晕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

        速度很快,眨眼间,侧后方的半扇石壁就已经没入到黑暗之中。

        这是水膜内的光晕在快速收缩,而所集中的位置,正是他手心内的那块水晶蘑菇。

        沈万头皮一阵发麻,身体也不自觉的开始颤抖起来。

        心跳也同样如此,速度越来越快,扑腾扑腾巨他妈有节奏。

        沈万半张着嘴,视线跟着那暗淡下来的方向一路扭转,最终,随着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眼前,所有的光晕全部都钻入到了水晶蘑菇当中。

        黑暗布满了所有视线,连水晶蘑菇上原有的淡蓝色光晕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的他,眼到之处,一片漆黑。

        黑暗中,呼吸声轻微可闻,可沈万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自从光晕消失,手心内那股瘙痒的感觉也一并消失掉。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就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自己到底能不能承受。

        果不其然,如沈万所想,水晶蘑菇下一步的动作还是来了。

        这一次,手心不再瘙痒,迎来的竟是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而这种痛,就像是有人在一点一点的捏碎着他的骨头。

        顺着手臂,一路向上。

        咔嚓咔嚓,捏的粉碎,捏的壕无人性。

        一声惨叫在洞穴中炸裂,夹杂着数道回声,震的耳膜嗡嗡作响。

        沈万瞳孔收缩,大量血丝布满了整个眼白,一条条神经犹如盘蛇般在身体上的每一个位置乍现,极其可怖。

        剧痛根本就没有停止的迹象,也不知道自己的手还是否存在,因为疼痛已然到了自己臂膀的位置,而自己的右手也早已没了知觉。

        随即,沈万两眼一翻,如同他的手臂一般,也同样失去了知觉。

        ……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隐约传来几声淡淡的叮咚声。

        默默睁开眼,而那死前的一幕又瞬间衔接在了他的脑海中。

        猛的坐起身,下意识的去攥住了自己的右手。

        右手还在,但水晶蘑菇没了,而那股剧痛也同样消失了。

        “这……”

        沈万不明所以,连忙开始上下摸索起自己的身体,该有的一件都没少,自己的身体安然无恙,毫无缺失。

        一颗石头落地,这才长长的呼了口气。

        “不缺就好……”。

        默默的嘀咕了一句,而自己的右手还在印有哆啦a梦的大裤衩子里掏了掏。

        “醒了?”

        突然,一道熟悉且空明的声音传入耳中,沈万身体一挺,全身的神经一瞬间全部绷紧。

        真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稍微有点动静都能吓得他浑身炸毛。

        惊恐的转过头,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原来又是那个梦中之人。

        见到此人后,沈万这才松出一口气,原本紧绷的身体也同样放松下来。

        “吓死我了……你说你……”

        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先让他缓缓。

        黑影没有动,就静静的站在那里。

        好半晌,沈万原本急促的心跳才恢复了平稳,抹了一把脸,刚想说自己可以了,可就在此时,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原来自己又一次来到了自己的梦里,因为此人只会在自己的梦里出现。

        但对方出现的很随机,自己根本无法控制。

        要知道,这家伙出现一次可不容易,而且梦外的自己已经啥样了他根本就不知道。

        况且心里还那么多疑问没人解惑,万一对方再甩下一堆自己听不懂的废话消失就走,想要再抓住他,谁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想到此,沈万也不管对方又想说什么,连忙起身,张口就道:

        “你说的无灵境我懂了,你说的八条……什么脉我也懂了,我就想问问,我现在是死是活?”

        沈万神情严肃,就那么死死的盯着对方。

        黑影闻听此话歪了歪头,竟毫无遮掩的嘲讽道:

        “你懂个屁!”

        wap.

        /129/129467/30151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