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巨神族埋骨之地

第四十五章 巨神族埋骨之地

        云依此时闭起双眼,感受着体内那从未有过的爽感。

        平时在家中,除了灵茶就是药饮,那些东西只会为自己的修为增长而服务,但完全没有任何味道,甚至难喝的要死。

        而这一次因为哥哥大婚,难得跑出来可以大吃特吃,所以这一路上,她几乎把整条美食街都吃了个遍。

        沈万目瞪口呆的看着身边这个还在沉醉的女子,杯中,除了杯檐上那一抹红印,其内哪还有半滴可乐?

        “哈~~~~~~”

        终于,沉寂半晌的女子长长的呼出口气。

        再看向沈万时,眼神灵动。

        “敢问……此等饮品是从何而来?”

        云依生怕是自己错过的某家商铺内的饮品,所以希望对方能告知自己。

        可沈万当然不会告诉她这是自己做的,光做可乐的这些材料,再加上废料成本就好几个灵石呢,虽然都是林不凡掏的。

        “嗯……这是我们自己带的。”

        沈万漫不经心的说道,本想拿回自己的杯子,可看到那鲜红的唇印,才伸出的手尴尬的在空中停留了片刻后又收了回来。

        云依若有所思,侧过头,一眼就看到了林不凡身边的那个小缸。

        “这里……都是?”

        试探性的问了句,沈万眉头微挑,转过头,没去看那个缸,而是很平淡的对着林不凡说道:

        “林贤弟啊,赶紧收起来,这东西跑气就不好喝了。”

        林不凡哪还听不出沈万的意思,点了点头,直接将小缸再次丢入了到储物袋中。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云依看的是目瞪口呆。

        “至于嘛,我不就是问问嘛,这么小气?”

        脸色变的有些不怎么好看,但她毕竟是云幽城的公主,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她生气。

        “切,不愿意说就不说嘛,就跟谁想喝是的。”

        说罢,招呼了一下身边的少女,“小娥,我们走。”

        少女闻听,连忙扶起少女,然后用眼皮夹了一下沈万便跟着云依钻入了人群。

        沈万见此,心中有些不忿。

        “嘿我去,一个梳头丫鬟都这么横?”

        “丫鬟?怎么丫鬟?”

        林不凡疑惑的看向沈万。

        沈万微楞,这才狐疑的问道:“这俩丫头一主一仆,你没看出来?”

        “俩丫头?那不是两个公子吗?”

        林不凡不解,透过人群寻找起刚刚两人的身影,想要好好看一看。

        沈万无奈,刚刚这两个妹子,一身素色宽衣,头发高高扎起,身上除了腰间的一枚玉佩,哪还有一点挂饰?

        妥妥是女扮男装的基本装配啊。

        恍然下,微微瞟了一眼还在寻找那两人身影的林不凡,心中喃喃:

        “看来那些拍电视剧的导演都不是骗人的,这些人辨别雌雄的能力还真他妈只看衣服啊!”

        看着还在东寻西找的林不凡,沈万真想上去踹他一脚。

        从石台上站起,拉着林不凡就转向了其他热闹的街道。

        俗话说,饱暖思**,一路上,沈万是一家店都没逛,光看美女了。

        临天色渐暗,两人这才意犹未尽的回到了客栈中,要不是林不凡记忆力好,估计沈万都能逛出城去。

        竹千青与寒月蝉嬉嬉笑笑,几乎与沈万两人同时步入的客栈。

        搭眼一扫,两人全身上下焕然一新,金银首饰,胭脂妆粉,衣衫罗裙,能换的全换了,估计储物袋里也竟是今日扫荡的战利品。

        沈万在一旁砸着嘴,这一点,历来女人都是一个品种啊。

        相互寒暄了几句,便都各自回房。

        而当天色完全黑下来时,魏真和一众长老才回到客栈当中。

        气都没喘一下,就将来此的所有弟子都叫到了房间内。

        客房内本就没几个座,除了辈分高的长老依次坐好外,其他人也都寻了个位置纷纷站好。

        “都在了吧?”

        魏真端坐于正席,看了眼身边的其他几位长老。

        张其,寒山子,莲秋汉,夜平,四人微微点头。

        见此,魏真这才收回目光,随即手中便多出一摞玉牌。

        “大家都知道,谷幽宗少宗主择日大婚,为答谢特邀宾客,他们将对外开放一处上古遗迹,普天同庆。”

        说罢,魏真便将这摞玉牌交到于颜手中。

        于颜轻轻俯首,随即将这些玉牌分发下去。

        然后,沈万呆呆的看着每个人手中的玉牌,而他却是两手空空。

        当然,魏真并没有解释,而是继续说道:

        “将你们的神识注入其中,这是进入上古遗迹的资格证明,凡筑基及筑基以下修为的弟子均可参加。”

        屋内除了几位长老外,修为最高的便是林不凡的师兄吴浠。

        沈万看不出,但听林不凡曾有提过,他师兄半步金丹,已是筑基高阶大圆满的修为。

        只要没到金丹,那吴浠一样有进入遗迹的资格。

        看着众弟子把玩着手中的玉牌,魏真一声轻咳,将他们的注意力再次调回到自己身上。

        “此处遗迹乃巨神族的埋骨之地,其内的凶险与机缘并存,云家家主云圣乾就是在此击杀了一头幽冥神兽才名声大噪,一举建立了谷幽宗。”

        魏真说的正气盎然,但其下众弟子却是纷纷有些担忧的皱起了眉头。

        魏真见此微微一笑继续道: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不必过忧,谷幽宗已在其内划分好区域,当误入高阶区域时,玉牌便回发出警戒,会提示越界者即时折返的。”

        听到此,众弟子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要知道能进入上古遗迹的机会固然珍贵,但要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免费送上一条小命,那就太不值当了。

        魏真摆了摆手,众弟子便纷纷向着玉牌中开始注入神识。

        沈万站在人群最前面,总感觉此时的自己有点多余。

        “师兄,我的呢?”

        沈万指了指自己,有些期待的看向自己的大师兄。

        魏真看沈万却是心道:

        “你半点修为都没有,进去瞎凑什么份子?”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嘴上却温柔的说道:

        “身为长老,师弟就留在师兄身边吧,好好为这些弟子们加油。”

        得,一句闭门羹,直接让沈万歇菜了。

        当然,沈万自然清楚是什么原因,所以便没再继续追问,反正到时候趁着师兄不备,自己偷偷溜进去又有何妨?

        突然消失这事他又不是没干过。

        如果魏真能听到沈万心里所想,估计能当场坐化。

        而后,魏真又给众人说了许多关于上古遗迹内的注意事项,甚至将巨神族的历史都简单阐述了一遍。

        毕竟有备无患,对其了解越多,那对于寻到机缘以及规避凶险,便会更加的游刃有余。

        时间过的飞快,这一转眼就过去了四五个小时。

        魏真将自己知道的,能说的都说了,众弟子也是两眼冒光,生怕遗漏了某些重要信息。

        当然,沈万却如傻子一般的立在当中,两条腿站的早已没了知觉。

        看着还在口若悬河的大师兄,沈万咬着牙,心里骂骂咧咧。

        “你都说了,这破事与我无关,就不能让我上床躺会?那么大一个床,钱都交了,就这么晾着,贼浪费知道不?我尼玛,好歹我也是个长老,你是真不干人事啊……@#%¥#……¥&……&*&……(此地省略三千字)”

        看着唾沫横飞的魏真,沈万终于决定奋起反抗一下。

        可正当他要打断大师兄的话时,魏真却是说道: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你们都回去好好吸收一下我今日所言,进入上古遗迹的机会万金难求,希望你们都有所收获吧。”

        “呃……”

        沈万被噎的差点没当场去世,但好在这老东西闭嘴了。

        又简单嘱咐了几句,魏真便下了逐客令。

        众人依次离开房间,期间没有言语,似各存心事般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沈万,却被魏真单独留了下来。

        魏真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师弟,拍了拍手边的座椅,示意他坐下来说。

        沈万站着没动,但眼泪却下来了。

        “师兄,腿麻了……”

        见此,魏真也是哭笑不得,虽然先前自己嘴里说着,但真就忽略了师弟没有修为这件事了。

        连忙拽了一把沈万,直接将他按在了椅子上。

        沈万腿上千万只蚂蚁毫无章法的来回游荡,当一股酸爽在两腿间穿插片刻后,这才感觉到,自己的两条腿又回来了。

        看着师弟龇牙咧嘴的样子,魏真温柔的眼神中却夹杂着一丝无奈。

        “师弟啊,这次的上古遗迹虽然可遇不可求,但也绝不是你这人生中最难得的一次机缘,现在的你只需要好好修炼,赶紧入道,未来,师兄定会为你寻得更好更难得的机缘!”

        显然,魏真认为沈万错过这次上古遗迹的机会,会在心中留下一丝遗憾,这对于他未来的修道之路并没有什么好处。

        但要让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进入遗迹,那并不是机缘,而是单纯的找死行为。

        所以,虽然觉得可惜,但他却知道自己是在保护自己这个小师弟。

        即便今后沈万对自己有任何怨言,魏真都不会改变今日的决定。

        “师弟……”

        魏真张了张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对方。

        而沈万却是一脸茫然的看向自己师兄。

        他哪里知道自己这个师兄为了自己,在心里都已经踌躇了上下五千年了……

        “不用说了,师兄,我都懂。”

        其实当听到魏真让众弟子将神识注入玉牌时,沈万就知道这事已经与自己无关了。

        看着沈万那乖巧的样子,魏真甚是欣慰。

        最终,又是一番安抚,这才将他送出了房间。

        看着师弟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和事不关己大摇大摆的背影,魏真突然感觉……

        自己的这份担心,是不是他妈喂了狗了?

        wap.

        /129/129467/30151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