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古韵鸟的残念

第四十六章 古韵鸟的残念

        很快,云幽城在狂欢了三天后,终于迎来了上古遗迹的开启。

        魏真带领着欠玄宗一众人等早早的就离开了客栈,自认提早到场,至少可以寻个好地方。

        可到了地方才发现,他们算是来的晚的。

        此时谷幽宗内,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脑瓜子。

        沈万来到这个世界后,觉得欠玄宗的大场就已经够大了,可跟这里一比,简直就是一个桌面一杯垫儿。

        看着大场内各宗门,都是很随意的找了块地方就地而坐,虽然显得有些杂乱,但宗与宗之间都很自觉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再看谷地排名靠前的大宗门,都被谷幽宗安排的妥妥当当。

        不但有指定的休息地,还安排了不少侍女热情的伺候着。

        魏真自然明白自己的宗门虽在百强之列,但也完全是垫底的存在。

        好在场地很大,为此,魏真带领着众人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便开始了等待遗迹的开启。

        “哟,这不是魏小二吗?怎么?欠玄宗落寞了?就带了这么几个弟子?”

        众人才刚刚坐下,耳边便传来了一道沙哑的声音。

        随声而望,就在他们右手边的一颗桑庭树下,四十几名一身白衣的修士正怒目而视的盯向这边。

        而正席位上,一位身材魁梧的红须老者轻挑着眉,满眼轻蔑。

        魏真眉头微动,并没有搭话,只是毫无理会的打理了下自己的道袍。

        沈万歪着头瞟了一眼红须老者,再看眼二师兄。

        “魏小二……”

        这个称呼可以有很多个解释,意味深长啊。

        欠玄宗众弟子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自家大长老,一个个面面相窥。

        魏真微塌着眼皮,面色上虽看不出任何异样,但眼角处的一道寒光却深深的出卖了他。

        “谢红毛,你带着一帮崽子是悼念谁来了?你爹吗?那你可还差个幡呢。”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再看红须老者一方,一片白衣,这要是胳膊上再系个黑布条,可不就是一帮披麻戴孝的。

        红须老者眉头倒竖,颤抖着嘴角意要反击。

        可魏真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总感觉这样还不解气,竟真的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扇幡旗。

        “凡阶三品,够用了。”

        说罢,大袖一甩,直接将幡旗丢向红须老者。

        老者牙根一咬,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丢来的幡旗还没等靠近,便直接在空中段成两节。

        “啪啪”两声,幡旗落地。

        红须老者猛然站起,一指魏真直接怒骂道:

        “魏小二你个老匹夫!有能耐寻个地段与老夫一决生死!看老夫不把你大小肠拧成八百节!”

        魏真闻听此话也是一下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谢红毛,用不着换地方了,我就站这不动,照样把你脑袋上的毛拔的一根不剩!”

        “来啊!怕你不成?!”

        “出手啊!怂了不成?”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谁也不服谁,但除了打嘴炮,谁也没动手。

        毕竟谷幽宗内是禁制殴斗的,否则别管你什么身份,一样会被轰出宗门,所以俩人谁也不傻。

        沈万看着自己师兄唾沫横飞的样子,连忙一捂脸,快速的向边上挪了挪,生怕别人看出来俩人认识一般。

        随着日出东方,原本还有些昏暗的天也逐渐大亮。

        三声钟鸣,还在耐心等待的各宗门纷纷起身。

        魏真与红须老者也如商量好一般,同时止声。

        与此同时,大场之上,七面彩旗如雨后春笋般,挥洒着金粉,在所有人头顶一飘而过。

        所过之处,在场众人都为之一振,只感觉体内一股暖流在经脉中穿流,虽是一瞬,却沁人心扉。

        呻吟声响彻整个大场。

        沈万站在原地,一脸懵逼,总感觉自己似乎进了一个不该进的地方。

        如果兜里有部手机,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打给警察叔叔。

        彩旗划过,在临近大场边缘时开始靠近融合,最终并为一道。

        紧接着方向一转,竟化作一条七彩鸾凤直冲云霄。

        “这……这是古运鸟的残念?”

        “七彩古运鸟?怎么可能?”

        “我听说这种生物不早在几个元年前就已经灭绝了吗?”

        “都说了是残念。”

        “我记得几百年前,千灵门拍卖行曾以三千万上品灵石的价格售出过一道,不会就是这个吧?”

        “肯定是了,自那以后,这种神物就再没在市场上有出现过。”

        “谷幽宗好大的手笔!”

        “哎呀,谷幽宗不亏是谷地第一宗,就是豪!”

        “……”

        大场上各宗门你一言我一语,都被这种豪气冲天的气势给震到了。

        据传闻,古运鸟是可以提高气运的一种神兽,不管是真是假,谷幽宗的这种做法都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好评。

        七彩云层逐渐扩散,很快,便将整个云幽城笼罩其中。

        经过大气运的洗礼,那些即将进入上古遗迹的修士,一个个昂首挺胸,似乎都有了一种可以得到大机缘的自信一般,夸张至极。

        沈万站在其中,他又想报警了……

        终于,在所有人还在意犹未尽的兴奋之时,一道人影轻挑着脚步,缓缓的走上了主讲台。

        “感谢诸位在百忙之中还能来参加我谷幽宗少宗主的大婚。”

        一道浑厚且带有磁性的声音覆盖全场,顿时,场上瞬间变的鸦雀无声。

        寻声而忘,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台上之人。

        沈万再次被吓了一跳,在他看来,这些人都跟中邪了一般,一时沉醉,一时亢奋,现在又集体失声,那节奏,有些齐整的可怕。

        顺着这些人的视线,这才看到似乎有个人在台上说着什么。

        由于距离太远,也只能隐约看到此人微动的嘴,活像一个邪教教主在给下方所有人施咒一般。

        有过在欠玄宗参加十狱塔前的经历,沈万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想要真正的适应下来,估计也需要些时间的。

        好在台上之人话不多,仅仅二十分钟似乎就完成了演讲。

        随即开始指挥,然后沈万就看到大场上的人也随之动了起来。

        紧接着,一拨接一拨,各宗门弟子随着大部队,都向着谷幽宗后山开始移动。

        魏真将大弟子吴浠叫到身前,又是一番叮嘱。

        吴浠叩拜应是,便开始动员要进入遗迹的众弟子。

        一行人整装待发,在谷幽宗分配过来的领队带领下,浩浩荡荡的也融入到大部队当中。

        八长老于颜缓步来到魏真身边,看着渐行渐远,满脸兴奋的欠玄宗弟子,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担忧。

        “孩子们都长大了,是该好好磨练一下了。”

        魏真语气温和,他何尝不是与于颜一样的心情。

        欠玄宗建宗一千七百年,像这种不在自己可控范围内的试炼,简直少之又少。

        于颜也只能轻叹一声。

        “希望他们都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终于,大场上从人满为患渐渐的变为了三五成群的稀疏场景。

        看着已经离去的弟子,魏真这才转过身对其他四阁长老与于颜说道:

        “走吧,谷幽宗特意准备了休息厅,我们也可以回到客栈等候。”

        长老们闻言纷纷点头,这次遗迹开启要十天时间,所以谷幽宗为各宗门都准备了可以休息的地方。

        就这样,一行人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直接移步。

        当快要进入到主厅之时,魏真突然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

        下意识的转过头,同时在几大长老身上扫视了一圈。

        似乎缺了点什么。

        然后,只感觉脑瓜子嗡的一声。

        沈万这小兔崽子……又不见了!!!!!!

        wap.

        /129/129467/30151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