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就我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让个地方

第四十九章 让个地方

        幽荡的山林内,沈万的声音在林中回荡,有去无回。

        大蠕虫在体内穿梭,生怕漏掉一滴粘液。

        好在粘液被大裤衩子的边缘给拦了下来,虽然有一些已经顺着缝隙马上就要深入内部。

        但大蠕虫舔得很快,断了粘液的供给,使得流到最前面的粘液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顺着裤衩边缘舔舐一圈,发现这里已经没了美食,大蠕虫这才开始原路返回,继续往回爬。

        沈万哆嗦着双腿动都不敢动。

        先前还在挣扎,可当小腹处被大舌头滚了几道之后,他便僵在了空中。

        生怕这玩意再往下一点,自己的命根子就要不保了。

        仔细感受着大蠕虫的行动轨迹,终于,这玩意可算从自己的袖子口又爬了出去。

        沈万深深的松了口气,差点沈家一脉就要断了香火。

        大蠕虫顺着臂膀再次回到树杆上。

        似乎又接上了先前的路线,将沈万手指缝隙中的粘液舔的一干二净后,这才继续向前。

        感觉到手指的放松,沈万微微的张开手指,竟然松开了。

        然后,他的身体就毫无防备的从树上掉了下来。

        哐当一声,砸了满地灰尘。

        树上的大蠕虫被吓了一跳,小独眼提溜着眼珠子向下看了看。

        “咦?下面那是个什么玩意?”

        心中起疑,但思绪似乎只闪动了几秒,便又被眼前的粘液吸引。

        继续向前舔舐,把刚刚掉下去的那个玩意忘得一干二净。

        沈万揉着老腰从地上站起身,好在不是太高,除了感觉自己的腿蹲了一下,腰吃了些劲,其他地方并无大碍。

        体内的天泉脉再次膨胀,开始治愈伤势。

        只是片刻,沈万就感觉身体一阵轻松,也没了一丝疼痛。

        感慨着体内天脉的强大,再抬头看看树上那只大虫子。

        多么奇妙的物种啊,就知道吃。

        将手上恶心的粘液在黑袍上蹭了蹭,转头看向古迹外。

        那道巨大的光幕沈万看不到,透过入口,外面的景象倒是清晰可见。

        此时谷幽宗数十名弟子整齐的站在入口处,像是在把守。

        知道自己很难混出去,再想到刚刚那只大虫子和树上的粘液,看来这片林子自己也待不住了。

        谁知道还会不会再冒出点别的什么玩意。

        透过林间的缝隙,沈万探着头向深处望了望。

        一望无际。

        “哎!也不知道林不凡他们走的是哪个方向。”

        垫了垫背上的黑刀,最终撇了撇嘴,大步流星的也同样向着山林深处走去。

        上古遗迹四面环林,中间一座看起来并不是很高的山峦被烟云缠绕,遮挡了大半山身。

        脚下,八座高入云峰的通天塔,以扇形排列,远远看去,像是八根细长的路灯,整整齐齐。

        而就在最右侧第二根通天塔下,正有两拨人在相互对峙。

        “空灵宗?哼,一个不起眼的小宗门也敢在本少爷面前放肆?”

        古至平仰着下颚,一脸不屑的看着眼前之人。

        如果沈万在此,肯定能认出这两拨人。

        但说是两拨,不如说是空灵宗三十几人把古至平这边的三个人围在了当中。

        古至平身边本有四大“护法”,但此时也只有两人有资格进入到这里。

        先前跟着师兄师姐一路前行,由于古至平修为过低,而别人又急于争抢机缘,所以,只是行了一段路就把这家伙给弄丢了。

        呃,其实是古至平自己跟丢了……

        好不容易摸到了一根通天塔,却见这里已经有近千人围着此塔盘膝而坐,都在感悟着塔下一方石碑上的文字。

        见没了地方,古至平便想要在挨着自己最近的这波人里挤一挤。

        然后,这波人就急眼了。

        张好运也是纳闷,今天不知道是不是犯太岁,怎么哪哪都有不开眼的玩意往自己的队伍里混。

        先前一个好无修为的家伙,现在又蹦出个修为只有凝神二段的垃圾。

        难道他们空灵宗就这么好欺负?

        看到对方身边还有两个筑基境强者,但自己这边可是有着七八个筑基同门,实力上那是妥妥的碾压,还能怕了对方?

        “小宗门?口气不小,那敢问阁下又是来自哪个大门大派啊?”

        向前一步,张好运直接站在了队伍的最前端。

        感受到对方释放出的威压,古至平差点没承受住,好在身边的护卫及时挡在他身前,才将这股威压给压了下去。

        虽然如此,这两个护卫心里却是一顿闹心。

        “这尼玛瘪犊子少主,屁本事没有,惹事的本事天下第一。”

        当然,古至平可听不到身边两人的心声,他急喘了几口气,见压力被打散,这才挺了挺胸膛又站直了腰。

        “我?竖起你们的耳朵听好了,老子是太古门少主古至平,古道边是我爹!”

        此话一出,张好运顿时皱起眉头。

        古至平这人他没听过,但太古门和古道边这两个名字可没少从自己师父的口中说出。

        谷地大陆十大宗门,太古门可是排行第四的。

        实力之强,无不让人骇然。

        “你……你有什么证据?”

        张嘴问了句,但从声音上就可以听出,张好运有些怂了。

        没办法,如果人家真是太古门少主,那他所在的空灵宗在人家眼里,可不就是个不起眼的小宗门?

        古至平闻听却是皱了皱眉。

        “咋着?还要证据?我凭什么在你面前要证明我爹是我爹?”

        此话一出,张好运有些踌躇。

        突然前也不是,后也不是,一下就尴尬了。

        而就在此时,身后一名师弟轻移脚步来到他身前,在其耳边小声说道:

        “师兄,此人的服饰正是太古门弟子服饰,应该做不了假。”

        闻听此话,张好运便顺势看了一眼,可不是吗,人家穿的正是太古门弟子服饰,还是嫡传弟子的着装。

        每一个宗门都有自己专有的统一服饰。

        太古门这种大宗门,任谁也不敢胡乱冒充,这可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既然对方敢在这么多宗门面前穿着这样的衣服,那必然做不了假。

        “呃……”

        又尴尬了。

        张了张嘴,张好运嗓子有些发干,不知道该如何找个台阶下。

        这一天真是倒霉催的,你说自己这么一个屁大点宗门,咋老是有人招惹自己?

        这倒好,还踢到铁板了。

        古至平见对方似乎被自己爹的名字给压住了,一下子感觉自己又行了。

        大踏步向前,将两名护卫扒拉开,继续气势如虹的说道:

        “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还不速速让开地方,耽误了本少爷的机缘,你们整个空灵宗也承担不起!”

        张好运眉头紧皱,这人丢的,真他娘难受。

        如果周围没人,自己这边找个台阶下也就完事了。

        可上千名各宗门弟子,很多人都撇着眼看着自己,这事要是传出去,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

        “师兄,不用担心,这家伙我知道,虽然是太古门门主之子,但确是个后娘养的,放心,就他这德行,没人愿意出来为他撑腰。”

        “真的?”

        闻听此话,张好运有些狐疑的转头问道。

        此弟子严肃的点了点头。

        “这家伙的名声早就天下皆知了,上次在云斓圣地,他被一个二流宗门的弟子扇了十几个嘴巴,这家伙连屁都没敢放,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了?”

        “竟有此事?”

        “师兄闭关这么久,两耳不闻窗外事也是情理之中。”

        此弟子顺坡下驴,连忙拍了个马屁。

        张好运脑瓜子飞速转动,虽然脑袋上没毛,但一些散碎的信息还是被他从记忆空间里给揪了出来。

        关于云斓圣地这件事,他似乎听人说过,但当时只是当个笑话听了个哈哈。

        没想到那件事的主角竟然是眼前这个家伙。

        再次搭眼,这一瞅,对方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随即挺起胸脯,嗓子也不干了,腿也有劲了,一仰脖大声道:

        “既然是太古门少主,那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此话一出,古至平却是一声冷哼,虽然也出过几次糗,但大部分时候他爹的名字还是很好使的。

        但刚想要动身占了对方地盘,却又听对方说道:

        “我宗不打算与你计较,如果想要寻个位置,我劝阁下还是另行他地吧。”

        说罢,向着身后一使眼色,所有人立即分散,将原本还有些空间的地方占了个水泄不通。

        随即集体盘膝而坐,再也没了让古至平夹三的机会。

        古至平见此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但当对方都不再理会自己,心里一下就火了。

        浑身颤抖的抬起手,刚想要口吐芬芳,可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人影却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之内。

        沈万溜溜达达的从树林中走出,刚巧看到眼前有着一群人。

        不知道林不凡他们在不在其中,便打算上前看一看。

        视线在人群中漂移,只是这群人的衣着都大同小异,从背影上根本分不清里面是否存在着自己人。

        等真正靠近了,便打算插入人群从正面好好找一找。

        也刚巧,他出现的位置正是空灵宗这边,而且也没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古至平。

        由于张好运带人将这片区域占了个满满当当,沈万想要进去却发现没什么地方可以下脚。

        搭眼发现脚边正坐着一个脑瓜子锃亮的家伙,这才抬起脚顶了顶对方的屁股说道:

        “嘿,哥们让让,我过去一下。”

        张好运心里正烦躁呢,半天没静下心来好好参悟塔下的石碑。

        感觉自己屁股像是被踢了两脚,耳边还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但听声音并不是刚才那个叫古至平的家伙。

        “卧槽,又他妈哪个玩意?这一天天的,能不能让人消停会?”

        低骂了一句,怒由心生,张好运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

        “又谁啊?没地方找地方去,这边是我空灵宗的地盘,没事闲的别来找事!”

        “呃……”

        见站起这人长着一张歪茄子脸,印象有些深刻。

        沈万眯了眯眼,确定了之后连忙说道:

        “卧槽,怎么又是你?”

        张好运闻听仔细一瞅,这才认出眼前之人,这不就是先前进遗迹时混入自己队伍那个家伙吗?

        这一下,再加上古至平先前的嚣张气焰,张好运一肚子火瞬间全部顶到了脑瓜子顶。

        “老子惹不起太古门,还惹不起你这瘪犊子玩意?”

        随即伸手一指,对着身后众空灵宗弟子大声喊道:

        “兄弟们,给我呼他!”

        wap.

        /129/129467/30151212.html